合作分享,構建秸稈生態產業鏈
    作者:szntsh | 發布時間:2017-06-19 | 欄目:重點合作項目 |
    內容導讀:盡管油菜收割季已過,但海門市海迅秸稈專業合作社的撿拾打包機這幾天仍沒閑著——在周邊幾個村的秸稈臨時堆放點開展集中打包作業。   “每個捆長60厘米、寬35厘米、高40厘米,八九公斤重,農民拎起…

    盡管油菜收割季已過,但海門市海迅秸稈專業合作社的撿拾打包機這幾天仍沒閑著——在周邊幾個村的秸稈臨時堆放點開展集中打包作業。

      “每個捆長60厘米、寬35厘米、高40厘米,八九公斤重,農民拎起來方便。如果用車運的話,一輛普通的卡車一車可運兩三噸,是不打捆運輸的四五倍。”

      打包作業不僅僅節約了運輸和人力成本,對合作社負責人施懷棟來說,更是解決了他和同事們的另一個負擔:秸稈禁燒。“原本堆放在田間地頭的油菜籽殼也能隨秸稈一起打包,完全消除了焚燒的可能。今年的收割季,村里沒有一個火點。”

      施懷棟的另一個身份,是海門港新區聯合村村委會主任。他說,發起成立秸稈專業合作社,出發點很簡單,就是幫助農民節省處理油菜秸稈的時間和勞力。作為一名省聘大學生村官,施懷棟在村已8年,秸稈處置一直是個繞不開的“結”。此前,他曾對海門當地油菜種植及秸稈收儲、利用狀況進行過調查,但囿于資金、設備等原因,一直停留在設想階段,直至去年與江蘇海迅集團結緣。

      “海迅提供資金支持,其入股企業南通棉花機械有限公司針對海門油菜種植情況提供定制款撿拾打捆機,合作社則負責探索運營方式。”施懷棟介紹,目前合作社主要采用租賃機器和自主作業兩種方式。今年油菜收割時節,合作社一方面向其他鄉鎮出租了兩臺撿拾打捆機收取租金,另一方面聘請10名本村農民在本村及周邊開展撿拾打包作業,打包好的秸稈向綜合利用企業出售,同時還能獲得政府補貼。“我們沒做宣傳,農民卻很歡迎,主動要求我們去打包。”

      幫助施懷棟由設想付諸行動的江蘇海迅,全稱為“江蘇海迅現代農業服務有限公司”,是江蘇海迅集團旗下專事農作物秸稈收集、存儲、貿易、利用的控股企業。集團副總裁、公司總經理趙斌介紹,企業已在廣西建立了甘蔗葉收儲基地,在湖北、安徽、上海、哈爾濱等地設立了子公司,構建秸稈收儲體系。“從去年7月至今,我們已完成各類秸稈收儲運5000多噸,今年目標5萬噸,并計劃在全國再布15-20個點。”

      換言之,在海迅農業的全國秸稈收儲布局中,海門只是小小的一部分。

      “世上沒有絕對的垃圾或廢棄物,只有放錯了地方的資源。”作為一種典型的農業廢棄物,這些年,秸稈的綜合利用一直是個熱門話題,相關技術也越來越成熟。但無論是作為燃料用作發電、作為材料制作板材、作為基料培養菌菇、作為肥料種植花草、作為飼料喂養牛羊,都面臨著一個瓶頸——從田到岸的“最先一公里”制約。

      “一是作業時間短,農作物從收到種,一般只有10天左右,而且露天作業、一下雨就沒法弄。二是人力和運輸成本高,機械化離田才是根本出路,但沒有規模和實力根本做不到。”趙斌將秸稈綜合利用的現狀形象地稱之為“玻璃門”——在門里面看,前途很光明;一旦走出去,絕非想象中的那么簡單,做起來很難。

      如何破解?多方調研、走訪、交流、學習后,海迅農業確立了自身的發展理念:整合資源,用工業化的思維運作秸稈收儲;保持耐心,用做公益的心態,構建秸稈生態產業鏈。與之相配套的四大招數隨之推出:

      ——第一招:機械化、規?;?、候鳥式進行秸稈的打捆離田。

      去年8月,成立之初的海迅農業即投資800多萬元,引進了美國威猛大圓捆打捆機等各種打捆作業設備20臺套。這些大型設備打捆結實,適合大田塊作業,就把主戰場放在規?;種渤潭冉細叩牡胤?。“以自有設備撬動社會上的設備資源,目前我們共整合了200臺左右,一塊原先需要10天作業時間的區域,現在5天就可以結束。”而對海門等規?;種渤潭炔桓叩牡胤?,就開發出適合小田塊作業的打捆機,效果也不錯。

      秸稈作業季節性強,設備不能只用一段時間,其他時間都閑著。海迅農業不斷拓展作業種類和區域范圍,從南往北,推行“候鳥式”作業:1-3月主要在廣西收甘蔗葉子,4月設備整修,5月起到湖北,6月在江蘇、安徽一帶,7-8月休整,9月起開始收割水稻,一直可以干到12月。“廣西的甘蔗葉子原先成災,我們今年2月初至4月初,首次到那里實施甘蔗葉打捆,先后作業11000多畝,解決了當地政府的一大難題。”

      ——第二招:新建及整合草場資源,建立收儲點,解決秸稈長年供應問題。

      收獲時節,秸稈短時間內大量集中,無法消化,雨一下就爛了。而且秸稈賣得早的時候300多元一噸,賣得晚的時候最貴能賣到600多元一噸。“有了收儲點,秸稈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海迅農業發揮資本優勢,通過自建和合作的方式,在全國各地進行草場布點,其中僅安徽靈壁一地就計劃建6個草場,目前已建成1個,對蘇北等地的草場也在考察接洽之中。“主要采用承包經營的方式,只要在當地找到一個合作者,一年繳我多少草料就行。”海迅農業的設想是,最終在全國布局200個草場左右。

      ——第三招:以飼料、肥料、燃料為重點,開展秸稈的綜合利用。

      “主要以上海崇明島為基地,利用其奶牛場和豐富的秸稈資源,做三件事。”

      一是飼料化,做秸桿的青貯、黃貯。“牛的主要食物就是秸稈,從田間打捆上岸的干秸稈經過包膜發酵處理,更易于牛吸收,且營養價值更高。進口的牧草要2000元一噸,我們的青貯飼料只要500元一噸。”目前 ,海迅農業在上海崇明收儲的秸稈不僅供應光明乳業、現代牧業等乳業巨頭的牧場,還輻射至長三角地區10多家大大小小的奶牛場。

      二是肥料化,將秸稈和牛糞混合在一起堆肥,滿足當地果蔬種植、生態農業對有機肥料的需求,還可以大大改良土壤,實現秸稈“從田里來到田里去”生態循環。目前,海迅農業在崇明島上的有機肥項目正在抓緊推進,有望8月投產。

      三是燃料化,同樣可以把奶牛場的牛糞充分利用起來,做成可燃顆粒,供電廠發電,進而實現農牧業廢棄物的綜合利用。

      ——第四招:制訂秸稈標準,利用網絡載體,把秸稈作為大宗商品,做交易平臺。

      有了標準才能交易。海迅農業正從秸稈飼料化標準做起建起,包括收儲的標準、保管的標準、最終產品的標準等,并就相關工作與政府標準化部門進行了對接、爭取獲得支持。“以200個草場、每個草場收儲8000噸計算,我們可以掌控160萬噸草資源,同時吸附整合其他的草資源在此交易,對整個秸稈產業就有了話語權。”

      趙斌透露,海迅農業探索的秸稈生態產業模式,已引起包括中國農業生產資料集團、意大利知名秸稈打捆機生產商等國內外巨頭的關注,并與海迅進行了初步接洽。

      而在海迅農業母公司——江蘇海迅集團董事長仲躋和的戰略布局中,秸稈生態產業鏈,只是海迅集團向“大農業”轉型中的重要一環,當然也是至為關鍵的一環。

      從前幾年入股湖南理昂生態能源有限公司、入股南通棉花機械有限公司,以及發起設立和信科貸,海迅集團“大農業”戰略轉型早就悄然布局,海迅現代農業服務有限公司的成立,則將制造、金融、發電等環節整合起來。“概括地說,就是整合產業、金融資源,重點形成農業機械、農業服務、農業金融和電廠四個環,每個環均獨自發展,最終形成一個完整的現代農業服務產業鏈。”

      事實上,從最初生產自行車配件、皮鞋底、三角帶,到轉向生產電梯配件,再到轉型生產鐵路器材,海迅成立30年來,一直在不斷尋求轉型突破。“經濟新常態下,如果仍按原來的模式走,必然遭遇‘天花板’和‘地板’的雙重擠壓,贏利空間和發展空間都會越來越小。”仲躋和坦言,海迅的轉型,也是“被逼出來的”。有例為證:原先的主要產品電梯平衡鏈,同樣的規格、同樣的質量,1995年時候每米價格90多元,現在則跌到了一半;而4年前入股的理昂生態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現在的贏利分紅則占到了集團的三分之一,對現有運營起到了重要的支撐作用。

      嘗到了轉型甜頭的海迅,對未來充滿信心。仲躋和透露,僅今年以來,集團在現代農業領域的投入已近2000萬元。“秸稈是一個很大的資源,如果能變廢為寶、變害為利,也是一個很大的產業。我們的目標是4年內實現上市。”

      而在具體運作過程中,海迅堅持“合作共享”理念,無論是設備的整合、草場的建設,還是運作模式的探索,概莫如是。在全國如此快速的布局、推進中,海迅派出的員工不過三四十人;因與海迅合作涉及其中的,則是一個三四萬人的龐大群體。作為合作者,他們同樣對未來充滿信心。

      施懷棟便是其中之一。他已經在謀劃進一步拓寬合作社業務范圍,“除了進行油菜秸稈打包外,還將設立秸稈收儲點,同時成立有機肥生產、加工和銷售公司,以這些為基礎,組建一個以秸稈收集、加工和銷售一體化的企業”。

0% (0)
0% (0)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信息